sitemap·商情RSS源·RSS源·手机版·服务介绍·投稿中心·收藏本站· 设为首页·

买卖招商

  • 买卖招商
  • 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>行业资讯>正文

禁渔十年 让我们听听那些“上岸”的渔民对未来有何打算

2020-01-14 13:18:10来源:安徽网作者:安徽网编辑:bianji2
分享到:


  2019年12月23日,长江保护法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审议,长江十年禁渔拟写入法律,引发社会广泛关注。在2019 年10 月29 日,安徽省出台《安徽省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和建立补偿制度实施方案》,其中提到,最迟自2021 年1月1日起,长江干流安徽段及巢湖(包括裕溪河)水域等8 个重要支流禁止生产性捕捞,暂定禁渔期10年。这也是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巢湖开始禁渔以来,首次规定全域禁止捕捞。“十年全域禁渔”,力度之大、范围之广、时间之长,可以说是前所未有。近期一纸《2020年巢湖禁渔通告》已在巢湖沿岸不少地方张贴,记者日前也来到巢湖沿线进行采访。

  记者从安徽省巢湖管理局了解到,从2015年起,巢湖非渔业生态保护区就已开启了“渔民上岸”的工程,这几年里,合肥市包河区、肥东、肥西已先后有数百户渔民陆续实现了身份的转换,目前尚有89户渔民处待退渔状态。在2019年,巢湖渔业生态保护区有1300多户渔民实现退渔,他们身上又有着怎样的故事呢?
  人物1:陈明安、陈长勇父子
  从捕鱼者到“护鱼者”
  见到老渔民陈明安时,他正坐在自家杂货店内的椅子上,看到有人进入店内,他热情地起身相迎。“去年就已正式不干了,捞了一辈子鱼,现在算是清闲下来了。”65岁的陈明安自小跟着父亲捕鱼,在他几十年的捕鱼生涯中,不仅经历过摇桨撒网、熬夜捕鱼的辛苦,也见证了机械化捕鱼带来的变化。如今已不能再开船捕鱼,往昔的一幕幕还时常会在陈明安的脑海中闪出。
  从小就跟父亲来巢湖打鱼
  陈明安经营的杂货店位于巢湖市官圩路上,店铺虽不大但离巢湖岸边并不远,住的房子也在杂货店附近。“举家来到巢湖边讨生计是在1966年,我清楚地记得那时我们一家都住船上。”陈明安对记者说,他的祖辈和父辈都是靠打鱼为生,老家在明光,小时候就和父亲去过不少湖打鱼,像女山湖、洪泽湖等,家里就一条船,但有7个孩子,一家人的生计就靠父亲的船来维系。
  在陈明安的记忆中,跟在父亲身后打鱼那会,待在船上的时间特别长,一般遇到大风大浪或其他恶劣天气,渔船才会靠岸,要么就是补充水和食物等其他生活必需品或者卖鱼虾。“那会的捕鱼方式还是比较传统的,很辛苦,到后来船上才渐渐装上柴油机。”
  借钱买了自己的第一条船
  提及何时拥有属于自己的渔船,老人说话明快了起来,脸上也露出了笑容。“记不清前后花了多少钱,只记得当时借了不少钱。”陈明安向记者回忆,他有自己的渔船是在上世纪80年代了,是一只双帆船,两只帆不小,船长在15米左右,那会他的船上还没有安装柴油机。
  陈明安在家中排行老二,而在家中7个兄弟姐妹中,包括他在内,有4位在成家后一直从事打鱼这一行。陈明安告诉记者,在成家后,他更加努力打鱼,到了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,巢湖水域已有了休渔期。
  通过多年的努力,在1999年的时候,他终于在岸上买下了一套房子,“主要是我那会已有了几个孩子,孩子们也都长大了,新房子主要给孩子们住。”陈明安说,虽然借钱买下了房子,但是很长一段时间,他和妻子依然是住在船上。
  儿子目前已是“护鱼者”
  “后来渔船上装了柴油机,而且柴油机的数量也在增加,最多时装了六台。”陈明安对记者说,随着机械设备的加入,捕鱼的效率也在提高,他的渔船也更换为钢丝网水泥船,每年的捕鱼收入也有了提高。
  陈明安说,在去年,巢湖渔业生态保护区的渔民们陆续签订了退捕协议,所有的渔船被专业船舶修造单位集中拆解、销毁,在拆解和销毁的时候,渔船的主人是要到场的,“毕竟渔船用了很多年,还是有感情的,心里有些不舍。”
  在采访中,记者也见到了陈明安的儿子陈长勇,他在大学毕业后不久便成为了巢湖渔政的一名协管员,如今在巢湖卧牛渔政站工作。陈长勇告诉记者,他也是从小在父亲的渔船上长大,现在的工作则是打击非法捕鱼的船只,很多时候晚上也要第一时间出动,虽然辛苦但感觉挺值得。
  对于儿子的工作选择,陈明安很欣慰,他说巢湖养育了他们一家人,虽然不再从事捕鱼工作,心里还是希望巢湖能变得更好,更美丽。
  人物2:吴天礼、罗菊夫妇
  退渔后可能会去打零工
  “此前渔政站的人员已告知我们相关情况,不久前禁渔通告也贴了出来,以后还不知道有没有再去巢湖打鱼的机会了。”肥东县长临河镇平浒村的村民罗菊边走边对记者说,肥东这边还有几十户渔民,他们就是其中的一户,即将面临退渔,“具体补偿还没谈,但既然国家有政策,我们肯定是支持的。”一旁的丈夫吴天礼跟着她,却没有多说什么,夫妻俩带记者来到了位于村子南侧的一处地方。夫妻俩最终驻足在巢湖岸边,眼前是一小块被围墙封闭的水域,水域内有多条渔船,这处水域的西侧仅有一个并不宽敞的出入口与巢湖相连接。
  为生计起早贪黑去捕鱼
  “我嫁过来的时候,他(吴天礼)已有了自己的船,过去这些年,我们一家都是靠打鱼为生。”42岁的罗菊对记者说,她的丈夫家里几辈都是靠打鱼为生,到了吴天礼这一辈也不例外。
  吴天礼告诉记者,这是村里渔船的“停靠站”。记者看到这处水域旁有一个平台,平台上不仅放着各种渔网和虾笼等,还有几只柴油机,但这些物品都被整齐归置起来,与之形成对比的是,一旁的墙壁上贴着一张《2020年巢湖禁渔通告》。
  “我们捕鱼也捕虾,主要是靠下渔网和虾笼。”罗菊对记者说,以往这个季节,她会和丈夫清晨五六点便从家里出发,带上多条渔网和多只虾笼入湖,下网和下笼的地点是根据经验判断,一般来说把渔网和虾笼安置好都要两个小时左右。“还要看风向,下渔网的水面不能有水草。”一旁的丈夫吴天礼补充说。
  罗菊说,渔网等待两个小时后便可收网,但虾笼要等五六天才能收。渔网收的过程时间比较长,要到傍晚才能搞好,“好的时候一天可以搞几十斤,差的时候一天只有十几斤。”
  吴天礼说,肥东长临河这边,渔民们的设备还是比较落后的,渔船也是小船,一般安装一到两台柴油机。捕鱼是很辛苦的,尤其在气温高的时候,渔民们多会选择在晚上或者清早出发,而且捕鱼的数量也有运气成分。
  退渔后可能去打临时工
  “这里的虾笼20只一捆,都是辛苦整理好的。”在现场,吴天礼将800只虾笼分成40捆,整齐地堆放在一起,而一旁的多条渔网也被归置好放入筐子内。吴天礼说,包括渔船、渔网和虾笼,这些都是平时捕鱼的工具,也是吃饭的家伙,自然要小心保存。之前巢湖每年都有休渔期,在不捕鱼的时候,他和妻子会修补这些捕鱼的设备。
  “这里其实只是其中一部分,还有不少渔网已被拉回家里存放。”罗菊告诉记者,虽然捕鱼辛苦,但是他们夫妻俩已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,现在突然不能捕鱼了,他们还不知道要做点什么,“可能会去打点临时工,但不会去外地打工了,具体还没考虑好,走一步算一步吧。”
  人物3:吴小勇
  以后的生活还没有想过
  “平浒村这边还有六户渔民,都是祖父辈一直靠打鱼为生的。”日前,肥东长临河镇渔政站的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,而吴小勇就是其中的一户渔民。只不过已年过50的他,对退渔多少有一些担忧,他担忧的是自己年纪大了,又没有一技之长,退渔上岸之后靠什么生活呢?
  家里几代靠打鱼为生
  吴小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和同村的吴天礼一样,他们家也是几代都靠打鱼为生,村子南侧的那处封闭水域是村内渔民们共同的“码头”,几户渔民的船都停在那里。“打鱼多是夫妻一起上,是个很辛苦的活。”吴小勇说,每次捕鱼他都是和爱人一起行动,下网的过程已经不易,但收网则更费力,往往一忙就是一整天,因为他们驾驶的渔船是小船,还要担心风浪。
  提及在湖上讨生活的日子,吴小勇说,每年巢湖的休渔期即将结束前,他们就开始做准备了。船离岸下网的距离也是不固定的,有时会往湖中开几公里,有时会更远,而哪里有鱼有虾,有很大的运气成分。
  记者了解到,吴小勇有两个女儿,其中大女儿已经大学毕业目前在实习,而小女儿还在读高三。提到两个孩子,吴小勇说他不希望孩子像他们夫妇俩一样,毕竟打鱼这种方式是落后的。
  还没想好以后干什么
  吴小勇说,今年已经不可能再去巢湖上捕鱼了,现在他的渔船和捕鱼的设备都闲置着,想到以后没法再捕鱼,他心里还有些不是滋味。
  “手上还有不少渔网和虾笼子,这些东西都怎么搞呢。”吴小勇说,对于退渔以后的生活,他现在没有想过,只是想到自己没有什么手艺,年纪也大了,今后如何维持生计是摆在他和妻子面前的问题。
  1. 1,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中国水产信息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国水产信息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中国水产信息网”。违反上述条款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2. 2,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本网站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3. 3,本网所展示的信息由买卖双方自行提供,其真实性、准确性和合法性由信息发布人负责。本网站不提供任何保证,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。
  4. 4,友情提醒:网上交易有风险,请买卖双方谨慎交易,本地最好是见面交易,异地交易请多学、多看、多问、多了解,网上骗术多种多样,谨防上当受骗!
  5. 5,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,仅供投资者参考,并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  6. 6,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、地址不清稿酬未付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联系方式:编辑部电话:0451-88003358 电子信箱:info#jinnong.cn(请把#换成@)
委托询单 我要求购>
水产交易
热文TOP10
禁渔十年 让我们听听那些“上岸”的渔民对未来有何打算
分享到: